12
9
2013
5

替换 Awesome 内建的桌面通知

Awesome 用户们,你们有没有觉得 Awesome 那个 naughty 组件的通知很丑?

Awesome notification

这样子是不是好一些?

Xfce notification

Linux 的桌面通知机制是使用 D-Bus 通信的。所以,要换个桌面通知的流程如下:

  1. 让旧的桌面守护进程释放对应的 D-Bus 目的地名;
  2. 运行新的桌面守护进程。

首先安装个新的通知守护进程,比如我安装的xfce4-notifyd

阅读 Awesome 的naughty.lua代码之后,发现 Awesome 其实能够「慷慨」地释放org.freedesktop.Notifications这个通知用的地址的:

$ awesome-client
awesome#return dbus.release_name("session", "org.freedesktop.Notifications")
   boolean true

使用awesome-client告诉 Awesome 执行这条语句,释放这个 D-Bus 目的地址。返回true就表示执行成功了。如果喜欢的话,当然可以把这句写到rc.lua里去。

其实做到这一步就可以了。在需要时 D-Bus 会自动激活 xfce4-notifyd 的进程。当然也可以手动运行:

$ /usr/lib/xfce4/notifyd/xfce4-notifyd

还可以使用xfce4-notifyd-config命令来进行简单的配置哦。当然,这个替换对于从 Awesome 脚本里直接调用 naughty 不起效的。

从上边的图片可以看到,XFCE 的通知支持按钮的,Awesome 不支持这个。不过,它们都支持类似这种<span color="blue">蓝色文字</span>Pango 文本标记语法

要换回使用 Awesome 来显示通知的话,先关掉其它通知守护进程,然后让 Awesome 告诉 D-Bus 它要来处理这个地址上的消息:

awesome# return dbus.request_name("session", "org.freedesktop.Notifications")
   boolean true

最后来吐槽一下 C 公司的notify-osd,就是 Ubuntu 上默认那个看上去不错的黑框框。它不支持 Pango 文本标记也就罢了,不能同时显示多条通知只能一个个地来也就罢了,像 fcitx 这样往通知上放点按钮你猜会怎么着?——

notify-osd

竟然出来个夺取窗口焦点的弹框……

Category: Linux | Tags: ubuntu awesome D-Bus
11
24
2013
2

X Window 中的剪贴板

这原本是我在知乎上的一个回答,现在略作修改,放在博客上。


很多 Linux 用户知道,除了通用的Ctrl-C/Ctrl-V剪贴板外,Linux 桌面上还有另一套剪贴板可以用。

首先澄清一下,这个功能不属于 Linux,而是属于它(目前)所广泛使用的显示服务程序——X WindowX Window 的历史比 LinuxVim 都要古老呢。现在所使用的版本 X11 也是 1987 年就已经发布了的。

X Window 目前被广泛使用的用于 X Window 客户端(使用 X Window 的程序)间交换数据的剪贴板有两个:primary selectionclipboard

Primary selection,通常,内容被选择时会被放到这里,按鼠标中键时被获取并粘贴。

例外一火狐浏览器中只有用户主动选择的内容才会被放到 primary selection,由网页代码导致的选择不会修改用户的 primary selection。
例外二Vim / GVim 的「可视」选择默认并不放到 primary selection。有选项可以设置成这样。
例外三:一些网站(如 GitHub)用的 Ace 在线编辑器,在用户「选择」时并不创建真正的选择区,它只在用户按Ctrl-C等键时做一些处理,因此在 Ace 编辑器中选中复制、中键粘贴无效。
例外四Wine 不支持 primary selection。

Clipboard,这就是大家熟悉的剪贴板了,图形界面程序中Ctrl-C复制,Ctrl-V粘贴。终端里因为快捷键会冲突,所以这些图形界面常用的快捷键使用的时候都要按住 Shift 键。

关 于 X Window 剪贴板要注意的地方:以上剪贴板的内容都不是保存在 X 服务器上的,而是客户端程序说,「我请求提供这个剪贴板的数据」(X 服务器通常会允许这样的请求)。另外的程序要粘贴时就会通过 X 服务器向这个程序请求:「请把 XX 剪贴板的数据给我。」所以,X Window 剪贴板上的内容会在拥有它的程序退出后自动被清除。所以一般人会需要用剪贴板管理器来更持久一些地保存剪贴板数据。

关于 X 协议细节可能有些不对,不过大体上是这个样子的啦。

还有没什么程序用到的 secondary selection,以及 Vim 偶尔会用到的 cut buffers(共8个,Vim 和 xterm 会用第一个)。Cut buffers 似乎是由 X 服务器保存数据的。Vim 在挂起时为了避免请求剪贴板数据的程序长时间等待会把自己的选择区内容写到 CUT_BUFFER0。

火狐似乎设置了很短的剪贴板请求超时时间,因此,从远程程序请求剪贴板数据时,可能因为网络延迟导致火狐没有及时得到数据而放弃。

Category: Linux | Tags: linux X Window X window
11
15
2013
5

在 Awesome 下对 Wine 运行的 TM.exe 使用 Alt+数字键来切换标签页

现在我一直在使用 Wine 运行 TM2013。这个版本支持一个窗口里以标签页的方式放多个对话了。然后就遇到一个问题——不同平台切换标签页的快捷键是不同的!

Linux 使用Alt+数字,Mac OS X 使用⌘数字,而 Windows 则使用Ctrl+数字。像火狐这种多平台支持得非常好的程序,不仅有一个适合其所运行平台的默认值,而且也可以通过手动修改about:config来使用其它平台上的习惯。但是,TM 显然不可能这么体贴。

不过我是 Linux + Awesome 用户嘛,怎么可能轻易就妥协呢。既然 TM 自己不认,那我让 Awesome 在Alt+数字时给 TM 的窗口发Ctrl+数字就好了嘛。想法是好的,现实却不那么美好,Awesome 不支持直接给窗口发送指定按键。于是只好调用 xdotool 命令了。因为按 Awesome 快捷键的时候,焦点会暂时移出原窗口,所以我指定了窗口 ID。延时的解决方法没这个优雅:

-- {{{ bind_alt_switch_tab_keys
alt_switch_keys = awful.util.table.join(
    -- it's easier for a vimer to manage this than figuring out a nice way to loop and concat
    awful.key({'Mod1'}, 1, function(c) awful.util.spawn('xdotool key --window ' .. c.window .. ' ctrl+1') end),
    awful.key({'Mod1'}, 2, function(c) awful.util.spawn('xdotool key --window ' .. c.window .. ' ctrl+2') end),
    awful.key({'Mod1'}, 3, function(c) awful.util.spawn('xdotool key --window ' .. c.window .. ' ctrl+3') end),
    awful.key({'Mod1'}, 4, function(c) awful.util.spawn('xdotool key --window ' .. c.window .. ' ctrl+4') end),
    awful.key({'Mod1'}, 5, function(c) awful.util.spawn('xdotool key --window ' .. c.window .. ' ctrl+5') end),
    awful.key({'Mod1'}, 6, function(c) awful.util.spawn('xdotool key --window ' .. c.window .. ' ctrl+6') end),
    awful.key({'Mod1'}, 7, function(c) awful.util.spawn('xdotool key --window ' .. c.window .. ' ctrl+7') end),
    awful.key({'Mod1'}, 8, function(c) awful.util.spawn('xdotool key --window ' .. c.window .. ' ctrl+8') end),
    awful.key({'Mod1'}, 9, function(c) awful.util.spawn('xdotool key --window ' .. c.window .. ' ctrl+9') end)
)
function bind_alt_switch_tab_keys(client)
    client:keys(awful.util.table.join(client:keys(), alt_switch_keys))
end -- }}}

然后在 TM 的窗口上调用这个函数就可以了。唯一有点小遗憾的是,fcitx 的图标在按 Awesome 快捷键时会切换一下。

Category: Linux | Tags: wIne Awesome X Window TM
11
10
2013
5

终止永远等待网络的程序——纠结的 getmail 不再纠结

我收取邮件一直用的是 getmail,然而它有个问题:在网络不好的时候会挂在 recv 系统调用上,等好几个小时都有可能。还好我用的 crond 是 dcron,它知道同一个任务,在上一次任务还没执行完时即使时间到了也不应该再次执行,省了我一堆 flock 锁。不过,这样子导致我收不到邮件也不行啊。

以前也研究过一次,看到 getmail 有设置 socket 的超时时间啊,没整明白。最近网络又老是抽风,而且相当严重,导致我得不断地用 htop 去看、去杀没有反应的 getmail 进程。烦了,于是一边阅读 getmail 源码,一边使用 strace 观察,再配合 iptables 这神器,以及 the Silver searcher,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

原来,由于 Python 的 SSL 对非阻塞套接字的支持问题12,getmail 在使用 SSL 连接时会强制使用阻塞式的套接字(见代码getmailcore/_pop3ssl.py:39以及getmailcore/_retrieverbases.py:187)。也许 Python 2.7 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但是看上去 getmail 还是比较关心 Python 2.3 和 2.4。不过就算是 SSL 支持不好,调用下alarm不要一直待在那里傻傻地等嘛……也许,大部分 getmail 用户很少遇到足够差的网络?

于是考虑 fetchmail。花了两三天的业余时间终于弄明白我的需求该怎么配置了:

set daemon 300
set logfile ~/etc/log/fetchmail.log

defaults proto pop3 timeout 120 uidl
keep fetchsizelimit 0 mda "procmail -f %T"

poll pop.163.com interval 2
username "username" password "password"

poll pop.gmail.com
username "username" password "password"
ssl

poll pop.qq.com interval 2016 # 7 days
username "username" password "password"

但结果就是,除了 GMail 好一点,我让它「对从现在起所收到的邮件启用 POP」就没太大问题之外,腾讯还好,没几封邮件。网易那边,几百封旧邮件全部拖回来了…………

其实这个问题也还好,毕竟是一次性的。可我看它的日志,又发现,它每次收到 GMail 时,都会打印有多少封邮件已读。难道说,它每次去收邮件时都要列出所有可以用 POP3 收取的邮件,然后挑出没有收取过的?想到如果是这样,以后它每次取邮件时都要先取几千上万条已读邮件列表……这不跟 Google App Engine SDK 操作数据库加 offset 时前边所有数据全部读一遍一样扯淡吗……

于是又回来折腾 getmail。其实就这么一个问题,解决了就好。本来是准备去学学ptrace怎么用的,结果忍不住了,直接拿 Python 调 strace 写了这个:

#!/usr/bin/env python3

'''wait and kill subprocess if it doesn't response (from network)'''

import os
import sys
import select
import tempfile
import subprocess

timeout = 60

def new_group():
  os.setpgrp()

def main(args):
  path = os.path.join('/dev/shm', '_'.join(args).replace('/', '-'))
  if not os.path.exists(path):
    os.mkfifo(path, 0o600)
  pipe = os.open(path, os.O_RDONLY | os.O_NONBLOCK)
  p = subprocess.Popen(['strace', '-o', path, '-e', 'trace=network'] + args, preexec_fn=new_group)

  try:
    while True:
      ret = p.poll()
      if ret is not None:
        return ret
      rs, ws, xs = select.select([pipe], (), (), timeout)
      if not rs:
        print('subprocess met network problem, killing...', file=sys.stderr)
        os.kill(-p.pid, 15)
      else:
        os.read(pipe, 1024)
  except KeyboardInterrupt:
    os.kill(-p.pid, 15)

  return -1

if __name__ == '__main__':
  try:
    import setproctitle
    setproctitle.setproctitle('killhung')
    del setproctitle
  except ImportError:
    pass
  sys.exit(main(sys.argv[1:]))

Python 果然快准狠 ^_^

代码在 winterpy 仓库里也有一份

这还是我编程时第一次用到进程组呢。没办法,光杀 strace 进程没效果。嗯,还有非阻塞的命名管道


PS: 去 GMail 设置页看完那个选项的具体名字后离开,结果遇到这个:

你这是让我「确定更改」呢还是「取消取消更改」呢……

10
29
2013
3

不需要 root 权限的 ICMP ping

ICMP 套接字是两年前 Linux 内核新加入的功能,目的是允许不需要 set-user-id 和CAP_NET_RAW权限的 ping 程序的实现。大家都知道,set-user-id 程序经常成为本地提权的途径。在 Linux 内核加入此功能之前,以安全为目标的 Openwall GNU/*/Linux 实现了除 ping 程序之外的所有程序去 suid 化……这个功能也是由他们提出并加入的。

我并没有在 man 手册中看到关于 ICMP 套接字的信息。关于 ICMP 套接字使用的细节来自于内核邮件列表

使用 ICMP 套接字的好处

  1. 程序不需要特殊的权限;
  2. 内核会帮助搞定一些工作。

坏处是:

  1. 基本没有兼容性可讲;
  2. 需要调整一个内核参数。

这个内核参数net.ipv4.ping_group_range,是一对整数,指定了允许使用 ICMP 套接字的组 ID的范围。默认值为1 0,意味着没有人能够使用这个特性。手动修改下:

sudo sysctl -w net.ipv4.ping_group_range='0 10'

当然你可以直接去写/proc/sys/net/ipv4/ping_group_range文件。

如果系统不支持这个特性,在创建套接字的时候会得到「Protocol not supported」错误,而如果没有权限,则会得到「Permission denied」错误。

创建 ICMP 套接字的方法如下:

import socket
sock = socket.socket(socket.AF_INET, socket.SOCK_DGRAM, socket.IPPROTO_ICMP)

它的类型和 UDP 套接字一样,是SOCK_DGRAM,不是SOCK_RAW哦。这意味着你不会收到 20 字节的 IP 头。不仅仅如此,使用 ICMP 套接字不需要手工计算校验和,因为内核会重新计算的。ICMP id 也是由内核填的。在接收的时候,内核会只把相应 id 的 ICMP 回应返回给程序,不需要自己或者要求内核过滤了。

所以,要组装一个 ICMP ECHO 请求包头很容易了:

header = struct.pack('bbHHh', 8, 0, 0, 0, seq)

这五项依次是:类型(ECHO_REQUEST)、code(只能为零)、校验和(不需要管)、id(不需要管)、序列号。

接收起来也简单,只要看一下序列号知道是回应自己发的哪个包的就行了。

这里是我的一个很简单的实例。

附注:Mac OS X 在 Linux 之前实现了类似的功能。但是行为可能不太一样。有报告校验和需要自己计算的,也有报告发送正确但是返回报文是乱码的。另,FreeBSD 和 OpenBSD 不支持这个特性。

Category: Linux | Tags: linux python 网络 ICMP
9
16
2013
64

为 Kindle 交叉编译 Zsh 和 Python 3.3

一些天前,根据加州旅客的文章《kindle paperwhite越狱更换屏保》获得了自己的 Kindle Paperwhite 的 root 权限,就开始想着给它编译些东西了。恰巧小虾也在玩交叉编译,而且是 Python,于是自己也照着编译。

交叉编译 Zsh

交叉编译 Python 比编译 zsh 要难不少,所以,先简要说一下 zsh 等能够「无障碍交叉编译」的使用 Autotools 构建系统的软件是怎么编译的。

首先,弄清楚几个概念。「host」是指程序要运行的目标平台,「build」是指编译该程序的平台,而在编译编译器时会遇到的「target」则指的是其生成的文件所运行的平台。(参见CLFS 构建手册

其次,得找个交叉编译器。有些发行版可能仓库里就有。但是 Arch 没有,所以我还是用的 zshaolin 的这个工具链。下回来解压了,把它的bin目录加到$PATH里。Zsh 里可以这么写:

path+=/path/to/arm-dyne-gcc_64bit-x-arm7a-21jan12/bin

然后就可以去 zsh 源码目录下开始编译啦。还是那三步,只是参数有些不一样而已:

mkdir build-arm && cd build-arm
../configure --host=arm-dyne-linux-gnueabi --enable-multibyte --enable-pcre --with-term-lib='ncursesw'
make
make DESTDIR=/kindle/software/zsh-5.0.2 install

且慢!我指定了--enable-pcre,却没有去检查自己是否有这个库。可能是 bug 吧,zsh 的 configure 脚本并没有检测到我其实没有 pcre 的 ARM 版库文件,于是它接着在很多检测过程中加入了-lpcre,导致检测结果与实际不符(比如它认为我的目标系统上没有setpgid()函数)。编译安装 pcre 到工具链的 sysroot 下后再次编译通过。

再编译一些需要的库

所以你看,使用 Autotools 构建系统的软件交叉编译起来挺容易的,加上需要的--host参数就好了。其它诸如 file、ncurses、readline 也是这么编译安装的。下边说说那些比较「个性」的软件的编译参数。它们基本上都必须在源码目录编译。

首先是 zlib:

CHOST=arm-dyne-linux-gnueabi ./configure
make && make DESTDIR=/kindle/software/zlib-1.2.8 install

TLS/SSL 很有用!OpenSSL:

CC=arm-dyne-linux-gnueabi-gcc LD=arm-dyne-linux-gnueabi-ld AR=arm-dyne-linux-gnueabi-ar RANLIB=arm-dyne-linux-gnueabi-ranlib ./Configure shared linux-armv4
make
make INSTALL_PREFIX=/ldata/media/temp/kindle/software/openssl-1.0.1e install_sw

注意最后不是make install哦,那个会安装一堆不需要的文档的。

对了,我好像忘记说了,以上软件make install之后的操作

  1. 删除文档,比如 rm -rf share/man
  2. 复制到工具链的 sysroot 下,命令:
    tar c . | tar xv -C /path/to/arm-dyne-gcc_64bit-x-arm7a-21jan12/arm-dyne-linux-gnueabi/sysroot
    
  3. 给二进制文件们减肥啦(以下命令需要 zsh;非 zsher 请自行使用合适的 find 命令代替):
arm-dyne-linux-gnueabi-strip **/*(*)

另外再附上 ncurses 的配置命令好了:

../configure --host=arm-dyne-linux-gnueabi --with-shared --with-normal --without-debug --without-ada --enable-widec --enable-pc-files --prefix=/usr/local

是的,我把软件都安装到/usr/local了。在编译 Python 3.3 时的事实表明,这是给自己找麻烦……

编译 Python 啦

好了,准备工具完毕,我们来真正开始编译 Python 啦

按照小虾的文章,首先修改Modules/Setup.dist文件,把需要的模块去掉注释。一定要把最后的xxsubtype给注释掉!因为它只是很无聊的示例模块……

除了要安装模块对应的程序库外(比如要 curses 模块就得先安装 ncurses 等),还要注意一点:如果开启 readline 支持的话,把它后边的-ltermcap删掉!

开始配置了:

mkdir build-arm && cd build-arm
echo ac_cv_file__dev_ptmx=yes > config.site
echo ac_cv_file__dev_ptc=no >> config.site
export CONFIG_SITE=config.site
../configure --host=arm-dyne-linux-gnueabi --build=arm --enable-shared --disable-ipv6

根据实际 ssh 过去的结果,我的 Kindle 有/dev/ptmx但是没有/dev/ptc,所以往config.site文件里写上那么两句。没办法,交叉编译时脚本不知道目标系统里是否有这两个设备文件。当然,你都设置成no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build=arm这系统纯粹是 Python 的这个配置脚本要求的,和之前所说的常见使用方法不一样的。IPv6 支持需要的某函数配置脚本找不到,那就禁用掉好了。

配置完成,开始 make?

根据所开启的模块支持不同,在编译过程中很有可能地,你会遇到Parser/pgen无法执行的问题。它被编译成 ARM 版了,当然无法执行了!解决方案是这样子的:

修改pyconfig.hSIZEOF_LONG为正确值(比如 64 位 x86 下是8)。如果已经是对的就不要动了。然后重新生成个本地可运行的pgen

rm Parser/*
make CC=gcc Parser/pgen

接着把pyconfig.h改回去。然后,为了避免pgen被重建,我们让 make 认为pyconfig.h没有被修改过:

touch -t 200001010000 pyconfig.h

继续编译!

如果又出来了架构不对的情况,删除刚刚编译pgen时编译出来的目标文件吧:

rm Parser/*.o
touch -t 210001010000 Parser/pgen

touch pgen 的原因是,不能让 make 又把它编译成本地不能运行的 ARM 架构的了。

架构不对的目标文件可能还有一些,按照错误提示删掉就好了。

最后,要生成 Python 的可执行文件啦!很可能地,你会遇到类似这个的错误(我自己这里的错误信息已经没啦,下边这个由加州旅客提供):

libpython3.3m.a(timemodule.o):在函数‘py_process_time’中:
/home/jiazhoulvke/Python-3.3.2/./Modules/timemodule.c:1076:对‘clock_gettime’未定义的引用
/home/jiazhoulvke/Python-3.3.2/./Modules/timemodule.c:1082:对‘clock_getres’未定义的引用

查阅clock_getres的 man 文档得知:

Link with -lrt (only for glibc versions before 2.17).

于是,复制 make 最后执行的那条链接命令,在后边加上lrt吧。如果crypt没有定义的话,还要加上-lcrypt

终于可以安装啦

接下来,当然是把程序安装到 Kindle 上啦!首先执行个make DESTDIR=xxx install安装到某个目录,然后进去清理下吧:

arm-dyne-linux-gnueabi-strip **/*(*)
cd lib/python3.3
# 删除所有你不想要的模块,比如测试代码(`test`,不是`unitest`哦)、tk/idle,
# 还有 distutils 里一堆乱七八糟的东东

# 删除 Python 源码和 pyc 文件,我们只要 pyo 文件就好啦=w=
rm **/*.pyc?
# 在 zip 文件里 Python 可不认 __pycache__……
perl-rename 's=__pycache__/([^.]+).cpython-33.pyo$=\1.pyo=' **/*.pyo
rmdir **/*(/)
zip -9r ../python33.zip .

然后,把生成的python33.zip放到 Kindle 的/usr/local/lib目录下,Python 二进制文件也放到对应的位置。记住,库文件要使用 tar 而非 scp 来传输!像这样子:

tar c libz.so* | ssh kindle tar xv -C /usr/local/lib

其实不少库 Kindle 上已经有了,比如这里的 zlib。不过很奇怪,使用系统自带的 zlib 运行 Python 时会报如下警告:

python3: /usr/lib/libz.so.1: no version information available (required by /usr/local/lib/libpython3.3m.so.1.0)

另一个我发现无关紧要的警告是让你设置PYTHONHOME环境变量的:

Could not find platform independent libraries <prefix>
Could not find platform dependent libraries <exec_prefix>
Consider setting $PYTHONHOME to <prefix>[:<exec_prefix>]

其实不设置也是没关系的。

哦对了,现在我们的 Python 应该还跑不起来的吧!有可能缺少一点库文件的哦!把之前编译生成的对应的库文件全部拿tar扔到/usr/local/lib下吧。再说一遍,使用scp传输的话软链接会变成其指向的文件,浪费掉 Kindle 上宝贵的存储空间!

库文件扔进去之后,首先确认/etc/ld.so.conf里已经包含了/usr/local/lib,然后执行下ldconfig

终于,我们的 Python 在 Kindle 上跑起来啦!

后记,及下载链接

这个是我编译的 Python 的文件大小:

-rwxr-xr-x 1 root root 5.4K Sep 15 00:15 /usr/local/bin/python3.3
-r-xr-xr-x 1 root root 4.0M Sep 15 00:15 /usr/local/lib/libpython3.3m.so.1.0
-rw-r–r– 1 root root 2.2M Sep 15 00:43 /usr/local/lib/python33.zip

主要支持特性有:SSL、readline、ncurese、zlib、中日编码集、Unicode 数据库等。最后再放百度网盘下载链接(包括好些东东哦)。

最后我要说一句,Kindle 才是真正的 Linux 啊!编译起来如此方便!还各种常见库(包括 glibc、zlib、OpenSSL、GTK 2)都有。想之前给 Android 编译点东西得砍掉多少特性啊!又有多少软件死活编译不成功 :-(

PS: Kindle 虽然也用 Java 的,但是它有 X Window,还有 GTK 2 以及 Awesome 窗口管理器哦~可惜它的 Awesome 没开启 D-Bus 支持。

更新:lxml

今天(2013年9月17日),成功编译了 Python 最著名的 XML 处理模块——lxml。编译方法是,指定CC环境变量,复制python3 setup.py build时出错的那两条编译命令并修改,编译出来目标文件存起来。将CC指定为自己的脚本来「生成」它想要的文件。链接时手动改命令链好就行。

因为有 .so 文件,lxml 不能打成 zip 包。因此我直接将*.pyc*.pyo文件连同.so文件一同复制到 Kindle 的/usr/local/lib/python3.3/lxml下。由于版本不匹配,需要把libxml2.so.2.9.1文件也传到 Kindle 中去,覆盖了 Kindle 中旧版本的库文件,希望不会有问题

Category: Linux | Tags: python zsh 交叉编译 kindle
8
23
2013
11

xmodmap 和 fcitx 配合使用

很早之前,因为有了 fcitx-keyboard,fcitx 能够管理键盘布局了。于是乎,经常干了什么事情之后,xmodmap 的效果就没了。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fcitx 可以在相关事件时自动调用 xmodmap 命令。然后我发现,xmodmap 命令经常会调用很多很多次。我笔记本的配置还好,那个 xmodmap 配置调用多次会有命令失败,所以只要调整下顺序就可以保证键映射正确:

keysym Pause = Print
remove Lock = Caps_Lock
keysym Escape = Caps_Lock
keysym Caps_Lock = Escape
add Lock = Caps_Lock
keycode 107 = Super_R Sys_Req Super_R Sys_Req

这样子日志里会多一些消息,无所谓了,反正桌面日志我只保留最近的一份。

可是,我另外的系统上只需要交换 EscCaps Lock 这两个键:

remove Lock = Caps_Lock
keysym Escape = Caps_Lock
keysym Caps_Lock = Escape
add Lock = Caps_Lock

于是,当 fcitx 调用偶数次 xmodmap 时,这两个键就给交换回去了……实际的效果是,我几乎每次从挂起中恢复,都需要手动执行一次 xmodmap。更烦的是,几乎每次在 gnome-screensaver 里输入密码时,大小写切换键默认是开着的。这时候我得按按 Esc 或者 Caps Lock,或者是输入一个字符后再按它们中的一个。一直以来没找到规律……

最后,终于查阅 xmodmap 手册,写了下面这个简单的脚本:

#!/bin/bash -e

[[ -n $(xmodmap -pk | awk '$1 == 66 && $3 == "(Escape)"') ]] || xmodmap ~/.Xmodmap

如果 Esc 键已经交换过了,就不要再交换一次了。

再设置 fcitx 执行这个我自己的脚本就可以了:

fcitx 中的 xmodmap 配置

2013年8月28日更新:csslayer 最近已经修复了 fcitx 多次调用 xmodmap 的问题,不再需要这样特别的设置了。感谢 csslayer 的及时修正=w=

Category: Linux | Tags: fcitx X Window X window xmodmap
8
22
2013
6

BSD 版 xargs

BSD 版 xargs 与 GNU 版有一个显著的不同——它支持-J选项。

比如说,你使用 find 命令得到了一个文件列表。你要将它们传递给一个叫concat_files的程序来处理后生成一个指定的新文件,比如:

concat_files file1 file2 file3 output

而且,这个命令不像 cp 或者 mv 那样,有个-t参数来把目标文件放到不定长的文件列表之前。总之呢,你不得不构建一行命令,它的中间部分是你会从管道传过去的文件列表。而 GNU xargs 要么全给你放末尾(默认),要么每项执行一次命令(指定-I时)。而 BSD xargs 则可以用-J选项指定一个占位符,使用这个占位符指明参数插入的位置:

find ... | xargs -J % concat_files % output

BSD xargs 的另一个特有参数是-o,作用你们就自己看文档啦=w=

我想在 Linux 上使用 BSD xargs,怎么办呢?在 AUR 里搜索到了这个,但是已经编译不过去了。安装 bmake 后手动边改边编译,最终终于成功编译了 obase 中的大多数工具。我知道的比较有特色的也就这个 xargs 了,于是单独打了个包 bsdxargs,放在我的 lilydjwg 源 里。

附,obase 的补丁:

diff --git a/Makefile b/Makefile
index 2bb18b4..96acf8a 100644
--- a/Makefile
+++ b/Makefile
@@ -8,6 +8,8 @@ LIBOBASE=${.CURDIR}/libobase/libobase.a
 INCLUDES_libobase=-isystem ${.CURDIR}/libobase/include
 COPTS_libobase=-D_GNU_SOURCE
 DPLIBS+=${LIBOBASE}
+LDADD+= ${LIBOBASE}
+.export LDADD
 .export COPTS DPLIBS HOSTCC HOSTCFLAGS USE_DPADD_MK

 SUBDIR=\
diff --git a/src/bin/ls/Makefile b/src/bin/ls/Makefile
index defd607..6ad4725 100644
--- a/src/bin/ls/Makefile
+++ b/src/bin/ls/Makefile
@@ -3,6 +3,6 @@
 PROG=  ls
 SRCS=  cmp.c ls.c main.c print.c util.c
 DPADD= ${LIBUTIL}
-LDADD= -lutil
+LDADD+= -lutil

 .include <bsd.prog.mk>
diff --git a/src/usr.bin/awk/Makefile b/src/usr.bin/awk/Makefile
index 54857d3..9d2d243 100644
--- a/src/usr.bin/awk/Makefile
+++ b/src/usr.bin/awk/Makefile
@@ -2,7 +2,7 @@

 PROG=  awk
 SRCS=  ytab.c lex.c b.c main.c parse.c proctab.c tran.c lib.c run.c
-LDADD= -lm
+LDADD+=    -lm
 DPADD= ${LIBM}
 CLEANFILES+=proctab.c maketab ytab.c ytab.h stamp_tabs
 CFLAGS+=-I. -I${.CURDIR} -DHAS_ISBLANK -DNDEBUG
diff --git a/src/usr.bin/dc/Makefile b/src/usr.bin/dc/Makefile
index b0a2396..f8ee358 100644
--- a/src/usr.bin/dc/Makefile
+++ b/src/usr.bin/dc/Makefile
@@ -3,7 +3,7 @@
 PROG=  dc
 SRCS=  dc.c bcode.c inout.c mem.c stack.c
 COPTS+= -Wall
-LDADD= -lcrypto
+LDADD+=    -lcrypto
 DPADD= ${LIBCRYPTO}

 .include <bsd.prog.mk>
diff --git a/src/usr.bin/du/Makefile b/src/usr.bin/du/Makefile
index feb644d..9676f37 100644
--- a/src/usr.bin/du/Makefile
+++ b/src/usr.bin/du/Makefile
@@ -2,6 +2,6 @@

 PROG=  du
 DPADD= ${LIBUTIL}
-LDADD= -lutil
+LDADD+= -lutil

 .include <bsd.prog.mk>
diff --git a/src/usr.bin/gzsig/Makefile b/src/usr.bin/gzsig/Makefile
index 0dc7b81..f4f0664 100644
--- a/src/usr.bin/gzsig/Makefile
+++ b/src/usr.bin/gzsig/Makefile
@@ -3,7 +3,7 @@
 PROG   = gzsig
 SRCS   = gzsig.c key.c sign.c ssh.c ssh2.c util.c verify.c x509.c

-LDADD  = -lcrypto -lm
+LDADD  += -lcrypto -lm
 DPADD  = ${LIBCRYPTO} ${LIBM}

 CLEANFILES += TAGS *~
diff --git a/src/usr.bin/lex/Makefile b/src/usr.bin/lex/Makefile
index 080a151..27a783e 100644
--- a/src/usr.bin/lex/Makefile
+++ b/src/usr.bin/lex/Makefile
@@ -17,7 +17,7 @@ SRCS= ccl.c dfa.c ecs.c gen.c main.c misc.c nfa.c parse.c sym.c tblcmp.c \
    yylex.c
 OBJS+= scan.o skel.o
 CLEANFILES+=parse.c parse.h scan.c skel.c y.tab.c y.tab.h
-LDADD= -lfl
+LDADD+=    -lfl
 DPADD= ${LIBL}

 MAN = flex.1
diff --git a/src/usr.bin/m4/Makefile b/src/usr.bin/m4/Makefile
index 7c510f5..16a282c 100644
--- a/src/usr.bin/m4/Makefile
+++ b/src/usr.bin/m4/Makefile
@@ -8,7 +8,7 @@ CFLAGS+=-DEXTENDED -I.
 CDIAGFLAGS=-W -Wall -Wstrict-prototypes -pedantic \
    -Wno-unused -Wno-char-subscripts -Wno-sign-compare

-LDADD= -ly -lfl -lm
+LDADD+= -ly -lfl -lm
 DPADD= ${LIBY} ${LIBL} ${LIBM}

 SRCS=  eval.c expr.c look.c main.c misc.c gnum4.c trace.c tokenizer.l parser.y
diff --git a/src/usr.bin/make/Makefile b/src/usr.bin/make/Makefile
index a63ed94..1d12280 100644
--- a/src/usr.bin/make/Makefile
+++ b/src/usr.bin/make/Makefile
@@ -14,7 +14,7 @@ CDEFS+=-DHAS_EXTENDED_GETCWD

 CFLAGS+=${CDEFS}
 HOSTCFLAGS+=${CDEFS}
-LDADD= -lrt
+LDADD+=    -lrt

 SRCS=  arch.c buf.c cmd_exec.c compat.c cond.c dir.c direxpand.c engine.c \
    error.c for.c init.c job.c lowparse.c main.c make.c memory.c parse.c \
diff --git a/src/usr.bin/mandoc/Makefile b/src/usr.bin/mandoc/Makefile
index cf565fd..6086a81 100644
--- a/src/usr.bin/mandoc/Makefile
+++ b/src/usr.bin/mandoc/Makefile
@@ -9,7 +9,7 @@ CFLAGS+=-W -Wall -Wstrict-prototypes
 CFLAGS+=-Wno-unused-parameter
 .endif

-LDADD= -ldb
+LDADD+= -ldb

 SRCS=  roff.c tbl.c tbl_opts.c tbl_layout.c tbl_data.c eqn.c mandoc.c read.c
 SRCS+= mdoc_macro.c mdoc.c mdoc_hash.c \
diff --git a/src/usr.bin/script/Makefile b/src/usr.bin/script/Makefile
index d7dbf01..8837084 100644
--- a/src/usr.bin/script/Makefile
+++ b/src/usr.bin/script/Makefile
@@ -1,7 +1,7 @@
 #  $OpenBSD: Makefile,v 1.3 1997/09/21 11:50:42 deraadt Exp $

 PROG=  script
-LDADD= -lutil
+LDADD+=    -lutil
 DPADD= ${LIBUTIL}

 .include <bsd.prog.mk>
diff --git a/src/usr.bin/ul/Makefile b/src/usr.bin/ul/Makefile
index bab290c..12295ec 100644
--- a/src/usr.bin/ul/Makefile
+++ b/src/usr.bin/ul/Makefile
@@ -2,6 +2,6 @@

 PROG=  ul
 DPADD= ${LIBCURSES}
-LDADD= -lcurses
+LDADD+=    -lcurses

 .include <bsd.prog.mk>
diff --git a/src/usr.bin/vacation/Makefile b/src/usr.bin/vacation/Makefile
index 6f08990..f9ef0d6 100644
--- a/src/usr.bin/vacation/Makefile
+++ b/src/usr.bin/vacation/Makefile
@@ -1,6 +1,6 @@
 #  $OpenBSD: Makefile,v 1.3 1997/09/21 11:51:42 deraadt Exp $

 PROG=  vacation
-LDADD= -ldb
+LDADD+=    -ldb

 .include <bsd.prog.mk>
diff --git a/src/usr.bin/wc/Makefile b/src/usr.bin/wc/Makefile
index 3f3c619..0f3d1a2 100644
--- a/src/usr.bin/wc/Makefile
+++ b/src/usr.bin/wc/Makefile
@@ -2,6 +2,6 @@

 PROG=  wc
 DPADD= ${LIBUTIL}
-LDADD= -lutil
+LDADD+= -lutil

 .include <bsd.prog.mk>

参见

Category: Linux | Tags: xargs BSD shell
8
6
2013
2

利用 cups 通过网络使用 Samsung SCX-4650 4x21S Series 打印机

首先去官网下个 Unified Linux Drivers(ULD)包,里边有我们需要的 .ppd 文件以及一个 cups filter。splix 和 gutenprint 包里有不少 ppd 文件,但是没有我要的这个型号的。此 ppd 文件中引用了一个名叫 rastertospl 的 cups filter,而 splix 里只有 rastertoqspl,不知道能不能用。我还是用官方给的好了。

安装 cups 并启动之:

systemctl start cups

在那个包里找到自己机器架构的 rastertospl 以及 libscmssc.so 文件,前者扔到/usr/lib/cups/filter目录下,后者扔到/usr/lib下即可。

访问 http://localhost:631/admin ,勾选右边的「Share printers connected to this system」,这样 cups 才能找到网络打印机。点「Change Settings」后会请求用户名和密码。使用 root 及相应的密码登录即可。然后就可以「Find New Printers」了。找到之后就知道打印机的 IP 地址了。(其实用 ULD 包里那个smfpnetdiscovery程序也是可以的。)然后访问 http://打印机IP:631/ 在协议里找到了它的 IPP 协议地址:ipp://打印机IP/ipp/printer。cups 默认给出的是socket://,不知道那是干什么的。忘了添加时能不能修改了,不能的话就待会再修改连接地址好了。然后填名字描述什么的,下边会向你要 ppd 文件,或者从系统已有列表里选。从下载回来的 ULD 包里找到那个Samsung_SCX-4650_4x21S_Series.ppd文件扔给它就好。配置完毕就可以用啦啦。

其实挺简单的。不过初次配置时遇到了点麻烦:

出现了两次 filter failed 错误。第一次的日志(位于/var/log/cups/error_log)是:

PID 20744 (/usr/lib/cups/filter/gstoraster) stopped with status 13.

gstoraster 是 ghostscript 包里的。通过 strace 和源码得知它退出是因为子进程 gs 在向标准输出写转换好的 raster 格式数据时出现了 SIGPIPE。Google 许久未果,最后按某帖里的建议把打印机删掉再重新添加就好了……

第二次是 rastertospl 退出 1。(rastertospl 没找到那个错误很明显就不算啦。)这个通过 strace 发现它在一些路径寻找libscmssc.so文件。在 ULD 里找到这个库并扔到它会去找的目录下就好了。

最后贴一下通过 strace 抓到的那些 cups filter 的命令行调用参数:

PPD=/etc/cups/ppd/Samsung_SCX-4650_4x21S_Series.ppd strace /usr/lib/cups/filter/rastertospl 4 lilydjwg doc.pdf 1 "InputSlot=Auto noJCLSkipBlankPages Quality=600dpi number-up=1 MediaType=None TonerSaveMode=Standard JCLDarkness=NORMAL PageSize=A4 EdgeControl=Fine job-uuid=urn:uuid:570129b0-1656-3f8d-5c8d-0edc9322c11f job-originating-host-name=localhost time-at-creation=1375697623 time-at-processing=1375701265" doc.raster > doc.spl
Category: Linux | Tags: Linux 打印机 外部设备
7
26
2013
3

flock——Linux 下的文件锁

当多个进程可能会对同样的数据执行操作时,这些进程需要保证其它进程没有也在操作,以免损坏数据。

通常,这样的进程会使用一个「锁文件」,也就是建立一个文件来告诉别的进程自己在运行,如果检测到那个文件存在则认为有操作同样数据的进程在工作。这样的问题是,进程不小心意外死亡了,没有清理掉那个锁文件,那么只能由用户手动来清理了。像 pacman 或者 apt-get 一些数据库服务经常在意外关闭时留下锁文件需要用户清理。我以前写了个 pidfile,它会将自己的 pid 写到文件里去,所以,如果启动时文件存在,但是对应的进程不存在,那么它也可以知道没有其它进程要访问它要访问的数据(这里只讨论如何避免数据的并发讨论,不考虑进程意外退出时的数据完整性)。但是,Linux 的 pid 是会复用的。而且,检查 pidfile 也有点麻烦不是么?(还有竞态呢)

某天,我发现了 flock 这个系统调用。flock 是对于整个文件的建议性锁。也就是说,如果一个进程在一个文件(inode)上放了锁,那么其它进程是可以知道的。(建议性锁不强求进程遵守。)最棒的一点是,它的第一个参数是文件描述符,在此文件描述符关闭时,锁会自动释放。而当进程终止时,所有的文件描述符均会被关闭。于是,很多时候就不用考虑解锁的事情啦。

flock 有个对应的 shell 命令也叫 flock,很好用的。使用最广泛的 cronie 这个定时任务服务很笨的,不像小巧的 dcron 那样同一任务不会同时跑多个。于是乎,服务器上经常看到一堆未退出的 cron 任务进程。把所有这样的任务包一层 flock 就不会导致 cronie 启动 N 个进程做同一件事啦:

flock -n /tmp/.my.lock -c 'command to run'

即使是 dcron,有时会有两个操作同一数据的任务,也需要使用 flock 来调度。不过这次不用-n参数让文件被锁住时失败退出了。我们要等拥有锁的进程完事再执行。如下,两个任务(有所修改),一个是从远程同步数据到本地的,另一个是备份同步过来的数据的。同时执行的话,就会备份到不完整的数据了。

*/7 *    * * * ID=syncdata       LANG=zh_CN.UTF-8 flock /tmp/.backingup -c my_backup_script
@daily         ID=backupdata     LANG=zh_CN.UTF-8 [ -d ~/data ] && cd ~/data && nice -n19 ionice -c3 flock /tmp/.backingup -c "tar cJf backup_$(date +"%Y%m%d").tar.xz data_dir --exclude='*~'"

flock 命令除了接收文件名参数外,还可以接收文件描述符参数。这种方法在 shell 脚本里特别有用。比如如下代码:

lockit () {
  exec 7<>.lock
  flock -n 7 || {
    echo "Waiting for lock to release..."
    flock 7
  }
}

exec行打开.lock文件为 7 号文件描述符,然后拿 flock 尝试锁它。如果失败了,就输出一条消息,并且等待锁被释放。那个 7 号文件描述符就让它一直开着了,反正脚本执行完毕内核会释放,也不用去调用trap内建命令了。

上边有一点很有意思的是,flock 是一个子进程,但是因为文件描述符在 fork 和 execve 中会共享,而 flock 锁在 fork 和 execve 时也不会改变,所以子进程在那个文件描述符上加锁后,即使它退出了,因为那个文件描述符父进程还有一份,所以不会被关闭,锁也就得以保留。(所以,如果余下的脚本里要是有进程带着那个文件描述符 fork 到后台锁就不会在脚本执行完后自动解除啦……)

PS: 经我测试,其它一些类 Unix 系统上或者没有 flock 这个系统调用,只有 fcntl 那个,或者行为和 Linux 的不一样。

Category: Linux | Tags: linux shell

部分静态文件存储由又拍云存储提供。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