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14
2017
0

我为什么离开新浪

时隔两年,终于还是来写这篇文章了。

其实之前已经想写过多次,但是部分内容写起来十分消耗精力,所以一直没动手。但现在无所谓了。

名字问题

每个人都有名字。大部分人的名字都不是自己的,因为那是父母起的。自己相信它是自己的,然后不知道是它真的变成了自己,还是自己变成了它

然而我不要变成它。

在自由之前,呃,也就是经济独立、远离父母之前,我其实对于我自己是没有太多感受的。只是不断地按照他们的要求或者自己的兴趣,学习科学知识,上学考试,吃饭睡觉。甚至给仇人下跪。

后来,我终于自由了。至少是在客观上自由了。我开始渐渐地觉察到自己的存在,自己的需求、自己的感受。我开始变成真正独立自主的人。

然而,那个人给起的名字,却总是提醒我,曾经的伤痛,曾经只能把自己的想法深深地埋藏在心底不敢说出来,曾经不怎么敢说话,怕稍一不小心,哪句话就会激怒那个人。曾经为了生存,我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好不招惹麻烦。

那是我不愿意面对的过往。我宁愿永远忘记它们,当作一切没有发生过。但是,看到那个人给起的看似威武、实则俗气的名字,我经常会想起那个人,想起那个人的凶狠,想起那些黑暗的日子,想起那些我憎恶暴力的缘由。

所以我非常厌恶实名制。支付宝有个界面会显示身份证姓名,所以不管它说有多少多少优惠我都不去。招商银行 app 开始在主界面显示身份证姓名之后,我也开始尽量避免使用它。

我之前的工作,都不太需要用到身份证上的名字。其实同事之前不用很容易啦。但是在新浪,每天早上一到公司,各种登录名都是那个名字的拼音。而且密码是动态密码,必须手动输入,所以通过编程自动登录是行不通的。

想想看,每天一早,你就不得不面对自己最想遗忘的事情,你还能好好地工作吗?

我跟 HR 的人反映过登录名的问题,然而并没有得到明确的回复。

我当然考虑过改名的事情了。我之前已经在知乎上问过相关问题。我也在利用不多的机会探听父母目前对我改名字的意见。我在意父母的意见,不是因为我有多在乎他们,而是因为改名需要的户口本在他们手里,而且我得在他们附近去办手续。目前看来还好,但是惨痛的经验使我明白,那个人是完全不能以理智所理解和预测的,所以我还是得做好应对最坏的情况的准备。秋天回去改名吧,夏天太热,心力不足,我怕出事。也不知道拿到新身份证之前坐高铁会不会有问题。

跳板机

新浪使用跳板机,上边跑个 script 程序记录用户操作。设计者的意思是,你们只需要在服务器上手敲命令就可以了。但是我需要传文件啊!需要跑脚本啊!在新浪,想往服务器上传个文件,需要以下步骤:

  1. 使用一个脚本把文件上传到专门的服务器
  2. 在跳板机上使用另一个脚本下载文件
  3. 使用 scp 命令把文件传到目标服务器

多了两步。而且这些步骤没办法使用脚本处理,因为没办法从本地在跳板机上执行命令。script 程序的存在使得无法通过 ssh 命令直接执行命令。

有人说,把所有操作放服务器上操作就好了嘛。可是给我服务器的 root 权限来装各种工具吗?而且 CentOS 6 的软件都死旧死旧的,给我换成 Arch?还是自己装需要的版本,然后再也不升级,直到遇到CVE-2017-1000117然后被入侵?然后装好图形界面我 VNC 过去?不然我怎么让服务器里的 Vim 控制我本地的输入法呢?怎么给浏览器发 URL 呢?怎么复制粘贴大段文字呢?

当然了,这个跳板机是不支持密钥登录这么方便的方式的。也不支持普通密码登录。动态密码,看你还怎么用脚本!

这就像,明明你有架飞机可以很快抵达目的地,但是对方规定你必须在他们边境上滚下来,换上马车慢慢走到天荒地老。

不测试,直接上线

开发完毕,然后呢?上线!

没有测试环境。连本地测试环境都没有,因为没人知道那东西怎么搭。真真正正的 push to deploy。连编译期检查都难。颤抖吧,开发者!敲错了一个字符,直接影响到至少 1/3 的用户!

我喜欢 Rust。在 Rust 之前我喜欢 Haskell,虽然它很难。这两门语言的特点是,类型系统很强大,以至于很多时候,类型检查通过了,代码就是正确的。我更喜欢 Rust 的原因之一是,Haskell 有异常。有时候明明通过了类型检查,但是跑起来,BOOM!文件打不开,或者取了空列表里的元素,就崩掉了。在 Rust 里我不可能会忘记处理它们。

我喜欢有信心地开发。开发完成,测试通过,上线。回家安安稳稳地睡觉,休息日放心大胆地不想不看工作上的事情。甚至开发完成,我就可以忘记它的细节,因为我不需要不断地去修各种不小心导致的 bug。我喜欢把 bug 消灭在襁褓之中,而不是等着它潜伏下来,趁人不备狠咬我一口。

所以我讨厌 PHP 扩展的开发。没有文档,只能翻源码。然而我一时半会看不完近千万行的代码。所以我开发完之后根本没把握自己开发的东西能够一直正确地运行下去。我不知道换下一个版本的 PHP 它会不会崩掉。我用 valgrind 检查了,但是我仍然不知道我是不是正确地释放了内存,有没有遗漏,有没有释放了不该我释放的内存。

可是,连最基本简单的测试都没有,我有什么理由认为我的代码不会出问题呢?连 Rust 都要有测试,何况 C?我又不是高德纳,能够洋洋洒洒写一大段代码还没有问题。我刚写好的代码,有明显的错漏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软件项目是工程,又不是艺术。我只要在交付的时候保证质量就好了嘛,为什么要求一次就写对呢?

结语

当然,离开新浪还有其它一些因素,我就不说了。

本文关闭评论,因为有些事情,我不介意公开,但并不想持续被提及。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8
13
2017
7

师者不师,学生不学

忆往昔学生生涯,师者不师,学生不学。

小学二、三年级,数学老师、班主任刘静,年轻女性,脾气暴躁,喜欢用教鞭打讲台上的粉笔,也喜欢体罚。她女儿吴灿也在班上,经常被拖出来家暴。

五、六年级,微机课老师张攀,喜欢成绩优秀的小女生,不喜欢我。问问题当没听见,稍微犯点错就被吼。

四——六年级数学老师曺某,教书死板。试卷要求填空 1/7 < ___ < 1/6。标答是 13/84。而我填 2/13,被判错。然后曺某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证明 a/b < (a+c)/(b+d) < c/d 不成立,怎么办呢?举例子算。然后算的时候给算成 (a+c) / bd,发现值太小了。于是成功证明 2/13 要么大于 1/6,要么小于 1/7。后来中学的时候,学了不等式,我还专门花时间证明过我的方案是普适的。可是有什么用呢?

初中数学老师兼主任,喜欢揪人耳朵,喜欢叫学生去批阅作业。白打工、没有好处。

初中语文老师、班主任,有次考试我没能按时起床,骑着摩托跑来接我,丝毫不顾我还没睡醒,对发生的事情完全不能理解。

高一英语老师,知识渊博、讲课旁征博引,高二时走了。理由是:眼睛总是红红的,被认为有红眼病;同时教高三太忙。

高二、三英语老师,经常被我质疑试卷的标答。为了维护标答的神圣性,扯各种牵强的理由。

高中语文老师,建议我们多看文学杂志。后来上复习、自习课我看杂志被她收走,看完了再还过来……

高三,学校对高三学生关闭图书馆借阅权限。理由是让学生专心读书备考。

高三,之前一起打乒乓球的伙伴都专心做习题去了。

大学,网页设计课,大作业。我做了纯 CSS3 菜单,以及几个 JavaScript 脚本网页,精心制作了页面内容。但可能因为主题仿照 WordPress 默认主题,又因为紧张讲解得不好,只得了85分。

大学,数据库课。老师心血来潮,在课堂上演示 SQL 查询,结果试了好多次,SQL Server 都报错,无法执行。

大学,网络课老师实践经验丰富、讲课趣味十足。唯一不足的是,网络课内容一展开就丰富无比,他讲课的时间不够用了……然后学生们不喜欢,因为他讲课内容丰富多彩,又不划重点,学生们不知道该为学分背诵哪些内容。

大学,编译原理课,我准备好好学习。但一开始有一个重要的公式有印刷错误,因为没睡好所以去得晚坐后排,教室里闹哄哄的,我一不留神没听清老师说公式要怎么改。于是后边的内容都无法理解了。整个编译原理课就废掉了。

大四,面向对象课试听。老师的观点和讲解非常具有启发性。但是选课学生寥寥无几,因为大部分学生的学分已经够了。

师者不师,学生不学。悲矣。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随思 教育
6
27
2017
28

电脑被盗事件

半个多月前,6月9日下午,我正在公司奋力工作的时候,接到了自如管家的电话,告诉我家里被盗了。

我有点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竟然真的发生了?我还有只 mosh 连着家里的电脑呢。切过去一看,半个多小时没有消息了。是真的吗?会不会只是IP更新了?我又打开 GMail 的账号活动页面,确认我的 X250 已经离线半个小时了。看来是真的。

立即回家。大门还是锁得好好的,房门却是被撬过了,还夹着张纸片,是民警留下的。推开门,第一眼看向桌子。电脑果然没有了。第二眼看向旁边的移动硬盘,还好它还在。备份还在,损失就不会那么大了。刚好,我前一天刚备份过一次。

然后是报案什么的。刑警也来过了,尝试采了几个地方的指纹之后就离开了。也是,几万RMB的东西,又不是他们的,并不怎么尽力。

我被盗的除了那台陪伴了我两年的 X250 外,还有和它一起的电源线。连我的罗技无线鼠标和 USB hub 也没了。键盘倒是还在,大概是不好拿吧。合租的那户丢了两部手机、一个 iPad,和一些玉石之类的东西。

我想起我的备份历史。从一开始拥有电脑,我就一直担心电脑被盗、数据丢失。不,是从一开始全心全意地希望拥有电脑的时候就在幻想备份的事情了。

最初的备份只是简单的 tar 包。后来发现 tar 包备份起来慢,想要读取其中的某个文件得整个地解压一遍,也十分地慢,还占了不少磁盘空间,就放弃了。改用一系列脚本,只备份重要的文件。

后来,看到一篇讲 rsync 做增量备份的文章,btrfs 也比较稳定了,就做了个全系统备份方案。这个方案三四年前开始,一直使用至今。除了心安之外,也有过一些用处,比如比对和回滚部分文件,比如以此为模板安装新系统。

没想到,它最初设计的目的达到了。这么快。

被盗一周之后,警方什么消息也没有。我忍受了一周的空荡荡的房间。下单了 T470p。X250 偏向于移动性,然而我发现我并不怎么需要那么好的移动性。那么就买性能好的了。感谢 #archlinux-cn 里朋友的推荐。

设计了新的分区方案,使用 ZFS。折腾了很久,因为 Arch live iso 并不支持 ZFS,所以只好从备份启动。然而因为我很少从备份启动,缺少各种自动化的程序。调整分区,mount --bind 正确版本的内核模块目录,等等。总之是各种折腾,忙活了一天,终于弄好了!

结果只有一个字:卡!不管是用 bfq 还是 cfq,系统时不时在 I/O 量稍大时卡一下,所有执行 I/O 操作的进程都变成 D 状态……

尝试了一些调整,没什么用。后来放弃了,采纳了 ngkaho1234 的意见,换用 XFS。

于是又做了一次备份恢复。这次因为内核直接支持,没那么多麻烦,很快就恢复完毕。透明压缩没了,在线去重没了,磁盘空间使用量上去了,但终于不卡了!

当然还有好些设置要慢慢做。设置双显卡啊,适配 FHD 屏蔽啊什么的。哦对了,因为发现在被盗的电脑上,有部分私人数据没有加密,所以这次我加密了除启动分区和备用系统分区(以及机器自带的 Windows)之外的数据,包括开源代码和 swap 分区。我把一块 dm-crypt 设备给 fdisk 分了区,在上边划出来一个 swap。然后写 mkinitcpio 的 hook 去执行 partprobe 命令来发现这些分区。有点复杂,但配置好就好,也并没有 ArchWiki 上说的那样复杂。

还是丢失了不少数据。一些还没来得及看的电影和视频。一些软件镜像,包括几个 Linux 发行版、Windows、Office 等。winetricks 缓存也没了,有些文件难再下到了。正在调试中的 wine commit 丢失,没有办法继续了。数个 LXC 虚拟机,其中的 Debian Sid 我还时不时会用到的。VirtualBox 虚拟机我备份得少,也不知道丢失了多少数据。已经下载的开源代码没了,花点时间重新下就好。一些手机系统镜像,刷机、root 软件没了。希望我不会再用得到它们。下载的交叉编译工具链、自己交叉编译的程序也没了,需要的时候只能再弄新的了。

偷电脑的贼最可恨了。这不是价值的转移,而是价值的灭失。偷了我的电脑,也不过能卖几千块,给我带来的麻烦又何止这些呢!也幸亏我有备份,要不然,数年的心血就会这么消失了。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6
1
2017
44

一个人

一个人吃饭,
一个人上下班
一个人睡觉。

一个人去面试,
一个人回家,
一个人去看病。

一个人在知乎上胡闹,扭曲是非,
一个人在SegmentFault上回答些同样无聊的问题;
一个人提交了一个又一个的 issue,
一个人贡献了一段又一段的开源代码。

一个人默默为喜欢的文章点赞,
一个人静静地写着博客。

一个人听着歌哼唱,
一个人一次次地尝试写诗。

一个人喜欢北岛,
一个人觉得舒婷太美好;
一个人捧着张小娴落泪,
一个人读着刘若英感慨。

一个人为改变世界贡献着微薄之力,
一个人被这个世界慢慢地改变。

一个人哭,
一个人笑,
一个人喜怒无常。

一个人生活,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2
28
2017
11

如果重回到学生时代,我想这样做

试题太多了做不完就挑喜欢的做。自习没意思就去图书馆里借书看。累了就休息,困了就睡觉。

老师要是有意见,就告诉TA,你别管我这么多,反正考试的时候给你拿年级前五。要是还不同意,每次考试时就这么干:

所有单选题,一律选正确答案后边那项。多选择题该全选的就选A,否则就只选错误的部分。数值填空题就把正确值加一再填上,解答题就只写上答案,然后解释说太困了就不写过程了,或者手写作业写酸了过程就省掉了。英文填空就填反义词。没反义词的就随便找个押韵的词填上好了。作文当然向现在网传的各种高考零分作文看齐。要不就写社论。社论太敏感就写相对论,或者总结一下微积分啊抽象代数啥的,也可以教教阅卷老师编程。

当然抗议完了,有意思的东西还是照学不误。除了高考这样的考试,分数都是老师家长的,但知识和思考能力是自己的。反正推掉了那么一大堆重复的试题,自己有的是时间把那么点儿知识学得融会贯通嘛。当然在此之前,要对自己好点,该吃就吃,慢慢吃,要吃得健康。到点就睡觉,休息好,精神爽,身体棒,才能够好好地生活。


我的学生时代,父母听信了 CCTV 和学校老师的谎言,为虎作伥,编织了一个美丽的谎言。在那时候,没有人关心我的感受,关注我的将来、我的命运。那是一个充满敌意的世界。那是一段灰暗无光的童年与青春。直到结束了他们制定的行程,走入社会多年,我才发现,那个美丽的未来不过是个谎言,是牢笼的围栏,也是那个充满敌意的世界里虚构的天堂。


To be who you are and become what you are capable of is the only goal worth living. —Alvin Ailey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生活 教育
8
17
2016
14

换域名了

如题。域名换成了 blog.lilydjwg.me,别的暂时不变。浏览器访问时会自动跳转到新域名。

请 RSS 订阅读者更新订阅地址。

请网站上有链接到本博客的读者也更新一下旧链接。

我不知道旧域名到底能存在多久。当然也不知道这个网站还会存在多久。总之先把入口拿回来。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4
30
2016
11

愛される花 愛されぬ花

很早就听过这首歌,但现在才知道这首歌讲的是什么。很喜欢这首歌的歌词,不过像《ひとり上手》一样,好悲伤啊。

找到正确的对照版歌词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大陆网站莫名其妙地对日文汉字进行了「简化」。标注读音的就更难得了,所以我专门制作了标注汉字读音的中日对照版歌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愛される花 愛されぬ花.pdf。感谢 farseerfc 进行校对。

我没有在 YouTube 上找到中岛美雪演唱的版本,所以只好用网易云音乐这个歌词并不正确版本啦: http://music.163.com/song?id=624802

泱泱大国,连周边国家的文字都不能写对,我也是醉了……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音乐 日语 中国特色
10
10
2015
6

评知乎的「友善度」制度

最近有朋友贴了知乎上关于 wintercn 的「狗日的知乎」项目。我一向不喜欢粗话,但是此处例外。我不讨论 wintercn 的行为本身,而想看看这被众人骂的「友善度」制度是怎么回事。

知乎的「友善度」制度跟某国的一些社会制度有得一拼:这是屁股指挥大脑的又一次胜利。

首先,我们来看,「友善度」制度的目的何在?

作为一个问答论坛网站,知乎上必然会存在相冲突的观点。人非圣贤,这些具有相冲突观点的人必然会吵起来。知乎觉得这样子太不和谐了,于是搞了个「友善度」出来,希望借此来管制这些不「友善」的言论。

你骂人了扣分,说脏话了也扣分,让某人觉得不爽了也扣分。「友善度」太低在知乎上就会被限制了。

张三是一个普通人。有一次跟别人激烈辩论导致表示「友善度」的星星少了不少。他想尽快恢复「友善度」。怎么办呢?答案不是作出优质的回答、让很多人佩服、感激,然后点赞。那是 StackOverflow。知乎的答案是去举报别人。举报这一行为本身是不友善的,所以在 StackOverflow 你踩别人自己也是要掉 rep 的,这样子你在踩的时候就会慎重了。然而那只是墙外的花罢了。在知乎是这样子的:

知乎上的举报战

(图片来源于知乎网友,标注亦为其所加。)

「反正举报失败不扣友善度」,而成功了「友善度」会涨。这就是不要钱的彩票啊,中奖率还挺高的。

于是,张三在知乎四处游荡。看到李四和王五争论起来了呢。不管他们在争论什么,也不管他们的意见如何,看到稍微过激的言论就去举报。反正也没什么损失嘛。

李四很奇怪:好好的讨论怎么就被删掉了呢?但是李四是个友善的人,才不屑于互相打小报告那一套。然而李四因为观点鲜明,得罪了不少小人,最终被知乎禁言啦。他的墓志铭写着:「这是一个高尚的人」。

制度,不仅要看它做了什么,更重要的是它鼓励了什么

更新:知乎也默默地实行「选择性要求登录」策略了。文中引用到的回答不登陆看不到,难怪没有被删除。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知乎 中国特色
8
19
2015
9

大概这就是程序员思维?

这是以前的事情,突然联想到的。

「来武汉火车站接我。」

有些年没关注过武汉的火车站的人会认为要去某一个位于武汉市的火车站来接我。如果他曾经接在汉口火车站接过我,那么他会认为我的意思是我会在以前那个火车站等他,而不是到别的地方——比如某个公交站。因为汉口火车站位于武汉市内。

而我遇到这种情况,会去寻找一个叫「武汉火车站」的车站,即使最后找到唯一一个以此为名的火车站在孝感而不是武汉,或者唯一一个以此为名的是一个广场而不是火车站。因为我会假定说这话的人已经传达了完成请求的所需要的足够的信息,那么「武汉火车站」一定是一个明确的地点,而不是一个范围、一种描述。当这种假定失败的时候,我才会觉得对方办事不靠谱,转而寻求并确认更详细的信息。

可很多入门级的程序员,和一般的电脑使用者一样,并不能准确有效地传达信息,反而采用了一种有损的描述。就像我找你要天津大爆炸的现场图片,你打开看图软件,然后拿QQ截屏发送过来一样。

他们说,「网页打不开了」,「程序运行不了了」,似乎别人就坐在他们身边,看得到他们所看到的一切,也拥有读心术,能够探知他们所期望的结果是怎样的一样。然而真实情况是,你说你要死了,我却不知道怎么才能救你。

在日常生活中,用一个近似的概念来取代,或者重要信息缺失很少带来多少麻烦,因为大家的需求啊行为啊都差不多的,你要吃饭我也要吃饭,你要赶路我也急着上班。万一弄错了,你要调料给你递了纸巾也没多大关系,再说明白一点就好了。

可是编程不是日常生活,它需要严谨、认真的态度,不然事情就没办法处理。当然也有更严重的,比如耗资数亿、经历近一年的旅程之后坠毁的火星气候探测者号,比如导致73人丧生的哥伦比亚航空052号班机空难。这些事件中,如果信息传达得准确一点的话,悲剧就不会发生。

哦对了,如果中文维基百科的链接无法访问的话,请「科学上网」(这里的引号表示这是一个特殊的词组,需要准确匹配的),或者在 hosts 文件加入维基百科的 IP 198.35.26.96 即可。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生活 程序员 认知
8
14
2015
37

我想我失去了最后的领地

我曾喜欢,或者有机会喜欢过很多东西,比如——

文学。可是我们没有文学课,只有毁文学的语文课。不考试的东西当然没什么同龄人喜欢啦。

语言学。大学时曾一度想选个二外,但是一直选不上。等终于能选上了,作息时间已经被同寝室的同学毁了,去不了了。

音乐。小时候没有资本喜欢。工作之后有了资本,但担心吵到邻居什么的,没成。

数学。被高三的题海击败了。整整一年,被试题累得觉都睡不好。而且没有同学有精力和我一起研究数学了。学校图书馆里也没多少有意思的书。

物理。没条件做各种实验。当然也同样缺乏信息资源。

广播。偷偷摸摸拿自己的钱去买下了镇上能找到的最好的收音机,好像是德生的。玩了几年,在各种唱戏的和「中国之声」的缝隙里找过好多国家的电台。后来它渐渐地坏掉了。有了网络之后,对广播也失去了兴趣。毕竟没有硬件资源来进一步地玩儿。

然而,有一样爱好却顽强地维持了下来:计算机软件。尽管当时每周接触的时间不到一小时,尽管只能忍受莫名其妙地把关机功能放在叫「开始」的菜单里的 Windows,尽管有墙带给我最初和父亲、老师主动接触时那样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奇怪问题,我还是喜欢上了这扇通向外面的世界的窗户。

在期待中试过了八年,也在盼望中攒了八年钱,之后,终于在大一下学期时拥有了自己的电脑,终于可以进入一个自由的操作系统、一个自由的属于自己的世界。

在那个世界里我活得很好。即使是遭受重大的人生挫折时也不曾对那个世界感到疲惫,依旧会写代码,写博客。

可现在,我累了。

其实我有好些想写博客的材料,但是都没有写。我也有好些项目的想法,可是它们还在我的 TODO wiki 里。Arch Linux 中文社区还有许多要做的事情,可我也不想去做了。

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是孤单吧。一直以来都只有自己。即使 Arch Linux 社区,在做事的人也渐渐少了。而曾经在网上认识的朋友,渐渐地都有了自己的生活。随着 Google Hangout 取代 Google Talk、新浪微博取代 Twitter,还有微信,这些封闭的东西取代了自由的工具,可以放有用或者有意思的机器人的地方却越来越荒芜了。

也许是年纪渐渐大了。青春越来越少,而我却依旧在飘荡。

自己也不太敢接受太美好的事情。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所以,宁愿折磨自己,也不要毁了自己。这一路走来,有好多人对我十分友好,给予我帮助和鼓励。可我却无以回报。我只是在逃避那些可能的美好。

我终于感受到了毫无方向的迷茫。没有人爱,没有想做的事情,也对未来没有了期待,连幻想都不想去想了。


2015年09月21日更新:「人生在世的一个主要课题,便是了解事物间的因果关系以及行为对周围造成的影响,从而学会如何操纵及适应环境,切合生存需要,但假若一旦我们发觉这种因果关系不再存在,行为便立刻变得没有意义,因为行为反应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

「如果那些人确实离开了折磨他们的环境,他们也常常会经历一段艰难的日子,难以投入精力做任何可能会失败的事情。」

在我老家这个鼓励服从和乖巧的地方,孩子的每一个独特的想法都遭到关注和反对,那么孩子的健康和幸福感会急剧下降。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部分静态文件存储由又拍云存储提供。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