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27
2017
17

电脑被盗事件

半个多月前,6月9日下午,我正在公司奋力工作的时候,接到了自如管家的电话,告诉我家里被盗了。

我有点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竟然真的发生了?我还有只 mosh 连着家里的电脑呢。切过去一看,半个多小时没有消息了。是真的吗?会不会只是IP更新了?我又打开 GMail 的账号活动页面,确认我的 X250 已经离线半个小时了。看来是真的。

立即回家。大门还是锁得好好的,房门却是被撬过了,还夹着张纸片,是民警留下的。推开门,第一眼看向桌子。电脑果然没有了。第二眼看向旁边的移动硬盘,还好它还在。备份还在,损失就不会那么大了。刚好,我前一天刚备份过一次。

然后是报案什么的。刑警也来过了,尝试采了几个地方的指纹之后就离开了。也是,几万RMB的东西,又不是他们的,并不怎么尽力。

我被盗的除了那台陪伴了我两年的 X250 外,还有和它一起的电源线。连我的罗技无线鼠标和 USB hub 也没了。键盘倒是还在,大概是不好拿吧。合租的那户丢了两部手机、一个 iPad,和一些玉石之类的东西。

我想起我的备份历史。从一开始拥有电脑,我就一直担心电脑被盗、数据丢失。不,是从一开始全心全意地希望拥有电脑的时候就在幻想备份的事情了。

最初的备份只是简单的 tar 包。后来发现 tar 包备份起来慢,想要读取其中的某个文件得整个地解压一遍,也十分地慢,还占了不少磁盘空间,就放弃了。改用一系列脚本,只备份重要的文件。

后来,看到一篇讲 rsync 做增量备份的文章,btrfs 也比较稳定了,就做了个全系统备份方案。这个方案三四年前开始,一直使用至今。除了心安之外,也有过一些用处,比如比对和回滚部分文件,比如以此为模板安装新系统。

没想到,它最初设计的目的达到了。这么快。

被盗一周之后,警方什么消息也没有。我忍受了一周的空荡荡的房间。下单了 T470p。X250 偏向于移动性,然而我发现我并不怎么需要那么好的移动性。那么就买性能好的了。感谢 #archlinux-cn 里朋友的推荐。

设计了新的分区方案,使用 ZFS。折腾了很久,因为 Arch live iso 并不支持 ZFS,所以只好从备份启动。然而因为我很少从备份启动,缺少各种自动化的程序。调整分区,mount --bind 正确版本的内核模块目录,等等。总之是各种折腾,忙活了一天,终于弄好了!

结果只有一个字:卡!不管是用 bfq 还是 cfq,系统时不时在 I/O 量稍大时卡一下,所有执行 I/O 操作的进程都变成 D 状态……

尝试了一些调整,没什么用。后来放弃了,采纳了 ngkaho1234 的意见,换用 XFS。

于是又做了一次备份恢复。这次因为内核直接支持,没那么多麻烦,很快就恢复完毕。透明压缩没了,在线去重没了,磁盘空间使用量上去了,但终于不卡了!

当然还有好些设置要慢慢做。设置双显卡啊,适配 FHD 屏蔽啊什么的。哦对了,因为发现在被盗的电脑上,有部分私人数据没有加密,所以这次我加密了除启动分区和备用系统分区(以及机器自带的 Windows)之外的数据,包括开源代码和 swap 分区。我把一块 dm-crypt 设备给 fdisk 分了区,在上边划出来一个 swap。然后写 mkinitcpio 的 hook 去执行 partprobe 命令来发现这些分区。有点复杂,但配置好就好,也并没有 ArchWiki 上说的那样复杂。

还是丢失了不少数据。一些还没来得及看的电影和视频。一些软件镜像,包括几个 Linux 发行版、Windows、Office 等。winetricks 缓存也没了,有些文件难再下到了。正在调试中的 wine commit 丢失,没有办法继续了。数个 LXC 虚拟机,其中的 Debian Sid 我还时不时会用到的。VirtualBox 虚拟机我备份得少,也不知道丢失了多少数据。已经下载的开源代码没了,花点时间重新下就好。一些手机系统镜像,刷机、root 软件没了。希望我不会再用得到它们。下载的交叉编译工具链、自己交叉编译的程序也没了,需要的时候只能再弄新的了。

偷电脑的贼最可恨了。这不是价值的转移,而是价值的灭失。偷了我的电脑,也不过能卖几千块,给我带来的麻烦又何止这些呢!也幸亏我有备份,要不然,数年的心血就会这么消失了。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6
1
2017
38

一个人

一个人吃饭,
一个人上下班
一个人睡觉。

一个人去面试,
一个人回家,
一个人去看病。

一个人在知乎上胡闹,扭曲是非,
一个人在SegmentFault上回答些同样无聊的问题;
一个人提交了一个又一个的 issue,
一个人贡献了一段又一段的开源代码。

一个人默默为喜欢的文章点赞,
一个人静静地写着博客。

一个人听着歌哼唱,
一个人一次次地尝试写诗。

一个人喜欢北岛,
一个人觉得舒婷太美好;
一个人捧着张小娴落泪,
一个人读着刘若英感慨。

一个人为改变世界贡献着微薄之力,
一个人被这个世界慢慢地改变。

一个人哭,
一个人笑,
一个人喜怒无常。

一个人生活,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6
1
2017
6

WordPress 被入侵有感

吶,昨天说到VPS被报告有攻击行为,后来异常流量被逮到了,经过追查,真相大白。

前天(还是前天,因为又过了一天)分析了异常流量的时间分布之后,发现该流量从上午9点多开始,一直持续。于是我又 netstat -npt 了一下,看到了大量对各网络公司IP 80端口的连接。它还在呢!其实我早该 htop 瞅一眼的说。

发现三四个「php /tmp/tmp」进程,每个进程有大量连接。试图通过 /proc/PID/fd 取得它打开的文件失败,因为都是空的……然后,为了中止攻击,我停了 php-fpm 服务,杀掉了所有 php 进程。杀完才后悔,我连它是哪个用户跑的都没看呢 -_-||| 心急就忘记了应该发 SIGSTOP 信号的。

时间上与任何 cron job 都不匹配。不过我还是检查了可能的 PHP 脚本任务,并没有发现异常。这时 VPS 的主人 Edison 说,是不是 WordPress 的锅?于是他去扫描了一下 WordPress。这个 WordPress 是数年前 Edison 手工部署的,后来并没有怎么用。并不是通过软件仓库安装,所以 dpkg 没有检查出异常,也因此没有任何更新,年久失修。结果检查出来好多个后门。

这些后门都是在 PHP 脚本里加一两句话,对某个特定的 POST 参数进行求值(eval)。简单有效的后门呢。也难怪我怎么都没有找到恶意程序,原来是直接从网络提交过来的,通过 php-fpm fork 了进程出来。

嗯,就是这样。并没有多么神秘,也没能拿到攻击脚本。这件事充分地说明了我坚持不使用 WordPress 是个无比正确的决定 :-)

其实呢,这种攻击对于 Linux 来说是很奇怪的。就像作为 Python 使用者,SQL 注入对我来说是很奇怪的一样。最不安全的也并不是 PHP,而是 WordPress,核心逻辑上的漏洞不补,再怎么从细枝末节上修补也是软弱无力的。

它丫的 www 用户为什么对 WordPress 的代码文件有写权限啊?

它丫的 www 用户为什么对 WordPress 的代码文件有写权限啊?

它丫的 www 用户为什么对 WordPress 的代码文件有写权限啊?

嗯,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现在互联网越来越险恶,竟然还有著名软件项目不知道 W^X 这个常识我也是醉了……

一点安全常识,给不懂的人:

  • 任何时候,尽力做到权限最小化(不要学360拿 suid 跑 GUI)
  • Web 网站,用户可写目录一定不能被执行,能够执行的目录执行者一定不能有写权限(你看我的 MediaWiki 曾经暴露在外网那么久也只是招来了一些 spam,从来没人能远程执行代码)
  • 尽量使用发行版提供的软件包,及时更新,特别是对于没有充分时间关注和维护的东西

还有,我还挺想念 systemd 的,直接 systemctl status 就能知道进程属于哪个服务了。而且可以几行配置就把不需要的权限干掉~

Category: Linux | Tags: WordPress PHP Linux
5
31
2017
5

换用 Rust 解析 pcap:快了1000倍!

前天手上有个VPS的提供商发来通知,说VPS在攻击别人的80端口,被第三方投诉了-_-|||

我跑上去看了好久,啥也没发现。进程列表、登录日志、网络使用、各服务我能找到的日志都检查了一遍,也跑了遍 dpkg --verify,啥也没发现。没办法,我就留了句 tcpdump 命令,看看能不能抓到那些恶意流量:

sudo tcpdump -vv -s0 -w port80.log '(dst port 80 and src host 123.456.789.0) or (src port 80 and dst host 123.456.789.0)'

盯了好久,一直只看到有零星的正常访问。

就这么放了一天。第二天想起来的时候过去一看,哇塞,抓到了 2.1G 的包!看来真出问题了。先分析一下得到的 pcap 文件吧。

这么大的 pcap,自然不能拿 Wireshark 打开了。我知道 scapy 能够读取 pcap,于是用它读取 pcap,收集另一方的 IP 地址,看看流量到底都去哪里了。代码很简单,20多行。跑起来~progress 告诉我需要半小时……

于是半小时过去了。我能看到它访问了不少IP,很多是意料之外的。我就想,这些流量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呢?不过我可不想再花半小时等结果了。然后再想得到点别的数据又得半小时。而且 Python 这种动态类型的语言,稍微复杂一点之后就容易抛异常。说不定快跑出结果的时候,抛个异常出来,前边就全白跑了……

所以就试试 Rust 啦。去 docs.rs 上一搜,还有好几个可以解析 pcap 的库呢。那就第一个吧,叫「pcap」的这个。程序写起来也挺容易的,甚至代码行数都跟 Python 版相仿。时间的处理也是用了一个之前没用过的库「chrono」。并没有花多长时间,直接在文档里找到我需要的功能,然后编译通过就成了 O(∩_∩)O~

extern crate pcap;
extern crate chrono;

use std::collections::BTreeMap;
use chrono::prelude::*;

fn main() {
  let mut capture = pcap::Capture::from_file("../port80.log").unwrap();
  let mut distribution = BTreeMap::new();
  while let Ok(pkt) = capture.next() {
    let t = pkt.header.ts.tv_sec;
    let by_hour = t / 3600 * 3600;
    let dt = Local.timestamp(by_hour, 0);
    *distribution.entry(dt).or_insert(0) += 1;
  }

  for (t, c) in distribution {
    println!("{}: {:8}", t.format("%Y-%m-%d %H:%M"), c);
  }
}

然后花了几秒编译出来优化版本的程序,跑起来~然后我切换到另一个 shell 去跑 progress。啥,没找到进程?再回来一看,哦哦,已经跑完了!只花了一两秒!

这是一千倍的差别啊!虽然两个程序所做的事情并不一样,比如 Python 版用的 scapy,实际上会把整个网络包的各层协议都给解析了,而不像 Rust 版只解析了 pcap 的记录头。但是我又没有别的选择,就像我也不能让 Python 别管引用计数一样。

对于这种小任务,Python 还是强在对少量数据的交互操作,比如 Jupyter Notebook 就很强大。而数据量一旦大起来,就是 Rust 的天下了 :-)

Category: 编程 | Tags: Rust tcpdump
4
23
2017
14

UDP: 谁动了我的源地址?

最近 #archlinux-cn 又流行玩 teeworlds 了,然而我却连不上那个服务器。

情况很奇怪。我能 ping 通服务器 IP,TCP 连接也正常,UDP traceroute 也表现得很正常(对关闭端口能够完成,对开放端口会在最后一跳开始得到一堆星号),并且我连接的时候,服务器能看到我在连接。也就是说,TCP 和 ICMP 都正常,UDP 上行正常,下行出了状况。

难道是有防火墙?首先呢,我能连接其它服务器,说明我这边没有问题;大部分人能连接上服务器,说明服务器那边也没有问题。所以,问题出在路上。也确实有另外的北京联通用户连不上这个服务器。但是很奇怪啊,为什么单单只是这一个 IP 的 UDP 包丢失了呢?

于是继续试验。从最简单的开始,用 netcat / socat 尝试通讯。方向反过来,我监听,服务器那边连接。端口是我在路由器上做过端口映射的。结果是正常的。再来,服务器那边监听,我往那边发,果然我就收不到包了。按理说,UDP 双方是对等的,不应该换了个方向就出问题呀。难道是因为端口映射?Wireshark 抓包看到本地使用的端口号之后,在路由器上映射一下,果然就通了!

然后,我注意到了一件十分诡异的事情:虽然我和服务器能够通讯了,但是我的 Wireshark 上只显示了我发出去的包,却看不到回来的包!我抓包时按服务器 IP 做了过滤,所以,回来的包的源 IP 不是服务器的地址!

重新抓包一看,果然。服务器 IP 是 202.118.17.142,但是回来的包的源 IP 变成了 121.22.88.41……看起来这是联通的设备,在下行 traceroute 时能够看到有节点与它 IP 相似(121.22.88.1)。原来又是这著名的「联不通」又干坏事了 -_-|||

虽然 socat 接收 UDP 时不介意源 IP 变化了,但是 teeworlds 介意啊。并且 NAT 那边也会不知所措。所以,首先得告诉路由器把来自这个 IP 的 UDP 包全部扔给我:

ssh 192.168.1.1 iptables -I FORWARD -i ppp0.2 -p udp -s 121.22.88.41 -j ACCEPT

于是数据包有了。接下来是修正源 IP。我试过 SNAT,无效。这东西似乎只对本地发出的包有用?于是我又用 netfilter_queue 了。这东西很强大呢~一个简单的 Python 脚本搞定:

#!/usr/bin/env python3

from netfilterqueue import NetfilterQueue
from scapy.all import *

def main(pkt):
  p = IP(pkt.get_payload())
  # print('recv', p)
  p.src = '202.118.17.142'
  p.chksum = None
  p[UDP].chksum = None
  pkt.set_payload(bytes(p))
  # print('fixed to', p)
  print('.', flush=True, end='')
  pkt.accept()

conf.color_theme = DefaultTheme()
nfqueue = NetfilterQueue()
nfqueue.bind(1, main)
try:
  nfqueue.run()
except KeyboardInterrupt:
  pass

然后是 iptables 命令:

sudo iptables -I INPUT -s 121.22.88.41 -p udp -j NFQUEUE --queue-num 1 --queue-bypass

scapy 这个神奇的网络库在 Arch 官方源里叫「scapy3k」。Python 的 netfilterqueue 模块需要用我自己修改过的这个版本

Category: 网络 | Tags: linux python iptables 网络
4
15
2017
0

卸载被挂载点掩蔽的挂载点

刚刚遇到一件很囧的事情:我在 /run/user/1000/cache 挂载了我的 SSD,用作火狐和 neocomplete 的缓存。/run/user/1000 这个目录是 systemd 为用户创建的,用来放那些只在运行时有用的文件,比如 pid 文件啦、套接字啦之类的。把挂载点放这里,很显然可以避免为其在磁盘上创建目录,又不必和 /tmp 里的一堆临时文件混在一起。

然而这一次,出大事了!我的火狐启动不了了!我的 Vim 也报了一堆错!细看下来,发现 /run/user/1000/cache 没了……

因为需要 root 权限,/run/user/1000/cache 是在 /etc/rc.local 里挂载的。这一次,它抢先挂载了 /run/user/1000/cache,然后我登录,systemd 帮我挂载了 /run/user/1000。就是下边这个样子:

├─/run                           run        tmpfs          rw,nosuid,nodev,relatime,mode=755                                                shared
│ ├─/run/user/1000/cache         test       zfs            rw,xattr,posixacl                                                                shared
│ └─/run/user/1000               tmpfs      tmpfs          rw,nosuid,nodev,relatime,size=804780k,mode=700,uid=1000,gid=1000                 shared
│   └─/run/user/1000/gvfs        gvfsd-fuse fuse.gvfsd-fus rw,nosuid,nodev,relatime,user_id=1000,group_id=1000                              shared

WTF!这样我就访问不到它了呀!我一开始还以为我的 SSD 又出什么状况了呢,结果是这样,挂载上了,但是访问不到……而因为访问不到,所以也没法卸载……

当然啦,我可以先把 /run/user/1000 和下边的那个 gvfs 给卸载掉。但那样做,我不确定 systemd、PulseAudio、D-Bus 它们会有多生气。bind mount 也尝试了,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它只能用来访问被挂载点掩蔽的文件,访问不到被挂载点掩蔽的挂载点。

然后我想到了之前玩过的网络命名空间。当然这次需要的是之前没仔细探索的挂载命名空间了。

直接 sudo unshare -m 进去,findmnt -o+PROPAGATION 发现全部都是 private 的,也就是 umount 了不影响外边。于是我就可以把 /run/user/1000 这个树卸载掉啦。然后 mount --make-shared /run/user/1000/cache 把它变成 shared 状态,再卸载,应该就可以把外边那个也卸载掉了吧?

No。失败了。研究了半天 unshare、mount_namespace 的文档之后确认,把 private 的挂载点变成 shared 之后,会创建一个新的「共享组」,而只有在同一个「共享组」里的挂载点才会相互传播。所以,unshare 你别把我的挂载点都变成 private 了好么?

文档下翻,它还真有这么个选项:

sudo unshare -m --propagation shared

然后里外执行这条命令,确认一下「shared:」后边那个数字是一致的:

# cat /proc/self/mountinfo | grep zfs
282 281 0:47 / /run/user/1000/cache rw shared:137 - zfs test rw,xattr,posixacl

没问题了。先 mount --make-private /run/user/1000 等把它们变成私有的,卸载掉,再把 /run/user/1000/cache 给卸载掉。来外边一看,果然被卸载掉啦~

(然后我还是为其在磁盘上专门建立个目录防止出问题好了。zfs,不知道怎么写 systemd 的 .mount 文件。)

Category: Linux | Tags: linux
3
14
2017
18

我的 zsh 提示符

这是我用了多年的 zsh 提示符。

My zsh prompt

右提示符比较简单,先说。

首先,这个右提示符是 zsh 才支持的,不是 hack 左提示符来的哦。

我的右提示符显示的是(提示符打印出来时的)时间。在有后台任务时,会在左边以黄色显示出后台任务的数量,增加些许后台默默工作的进程的存在感啦。

截图中可以看到,只有最后一行才显示了右提示符(以至于我截图都得 hack 一下)。我使用了setopt transient_rprompt,这样 zsh 会清掉旧的右提示符,就不会影响复制了。以前每次复制时都带上一堆空格然后几个时间,折行之后根本没法看,后来才发现体贴的 zsh 已经有这么个选择了。

另外,在输入命令到右提示符时,右提示符会自动消失,以免和命令混淆。都说了很体贴的哦~

左边,是一个两行的提示符。之所以做成两行,是为了保持命令的起始位置不会因为提示符的长度变化而变化,每次输入新命令的时候,光标都在同一列,易读好找。我就不明白,那些坚持 bash 默认提示符的人是怎么坚持下来的,用着用着不知道自己光标去哪里了……对了,zsh 在输出提示符时,会保证它从终端最左边那一列开始输出。如果上一行不完整,zsh 会打印一个反色的「%」来表示(截图里 ^C 那里就有一个)。

蓝色「>>> 」是学 Python 的,但是使用了蓝色以免和 Python 混淆。如果是 root 用户,则显示红色的「### 」以警示。这个比较刺眼,所以就尽量不用 root 跑 shell 啦。

第一行开头是命令序号,就是历史记录里有多少条命令。每执行一条命令它就会加一,空行或者 Ctrl-C 放弃的不算。其实没什么用的样子。

然后是一个用于标识不同机器的名字。比如这里 lilywork 表示我正在我的工作机上。我家里那个系统里不会显示这个。这个信息可以通过ZSH_PS_HOST变量来设置,比如一般可以设置成$(hostname)。GitLab 之前的提示符里大概没有这个吧。

再就是最后一条命令的状态码($?)。如果命令成功就不显示,否则显示一个红色的数字,以提示上条命令出错了。所以说了嘛,我没法理解坚持使用 bash 及其默认提示符的人……

然后是缩短过的当前目录。~tmp是我的临时目录,有名字(hash -d tmp=....)的。但是它不会缩短中间路径的名字,反正我在它下边写命令,不用担心路径太长。不过我不建议深入探索 nodejs 的模块树,显示好几行的路径并不好看的。

最后一项又是可选的,git 当前分支。这个功能是我自己写的,不是 zsh 自带的那个,是异步显示的哦~忙着干活呢,不能在这种小事上浪费时间、中断思绪嘛。并且还可以通过设置来排除一些目录,比如访问特别慢的远程目录,比如已经死掉很久的 Wuala。

显示的信息不多,也一点都不华丽,但十分有用呢。

介绍完毕,提示符的定义我这里就不写啦。代码都在这里:https://github.com/lilydjwg/dotzsh

Category: shell | Tags: zsh linux
3
10
2017
6

在 Vim 8 里用 git subrepo 安装 vim-go

我一直没有使用 Vim 插件管理插件。我没数过,但是三四个实现肯定是有的。我不喜欢它们的原因,一是迁移成本,二是依赖太巨大:我在一个新环境上配置 Vim 时,我不希望必须访问 GitHub,而且是几十个 clone,这得多慢啊……而且这还意味着它需要有 git,能够联网,DNS 解析正常,等等。这些在各种奇怪的环境里都不容易实现啊。

后来,Vim 8 出来了,内建 packages 管理功能。不愧是官方出品,没有奇怪的依赖。插件来源用户随意,把文件放对位置就可以了。

然后,我又遇见了 git-subrepo,给了 submodule 以外的选择。简单来说它有点 vendoring 的感觉,把第三方仓库放自己里边了。如果目标没有安装 git-subrepo,也没有关系,所有文件都在这儿了,只是没有与第三方仓库同步的能力了而已。

而且,git-subrepo 和 git-notes 类似,它使用额外的 ref 来存储第三方仓库的数据。但与 notes 不同的是,subrepo 已经存在于第三方仓库了,所以我不必把 subrepo 的 ref 推得到处都是,还在每个地方 fetch 下来浪费空间。万一第三方仓库没了或者搬家了,关系也不大,反正我用的代码还在我的仓库里呀。

git-subrepo 是很棒的「pay as you go」设计呢。

有了这两个东西,我就可以尝试一下新的 Vim 插件管理方案了。刚好我需要安装 vim-go,所以就开始尝试啦~

于是开始安装:

cd ~/.vim
git subrepo clone git@github.com:fatih/vim-go.git pack/go/start/vim-go

Vim 8 会自动加载pack/*/start/*下的东西(它下边的目录跟原来的 ~/.vim 布局和用法一样),:packadd命令会加载pack/*/opt/*下的东西。

然后记得设置环境变量。首先是 GOPATH,这是放所有 Go 的源码和编译出来的库和二进制文件的地方。Go 1.8 开始默认 ~/go,但是也需要设置 GOPATH,不然 vim-go 不认。然后得把 $GOPATH/bin 加到 PATH 里去。

确认环境变量设置好之后,打开一个新的 Vim,执行:GoInstallBinaries命令安装依赖。如果中途有神秘失败的,可以把地址拷出来,在命令行里手动调用 go install xxx 安装。部分软件需要访问 Google 的服务器,国内用户注意自行配置一下国际互联网的访问。

安装好之后就有补全、自动格式化、自动加 imports、重命名什么的啦。具体看 vim-go 的文档吧。不过有几点我稍微调整了一下。

我使用 syntastic 来进行代码检查。它默认不启用针对 Go 的检查,需要配置一下:

let g:syntastic_go_checkers = ['go', 'golint']

syntastic 的显示效果比 :GoMetaLinter 命令使用 quickfix 窗口的要好很多哦。

另外不要使用 :GoLint 这个命令,它连非常简单的未定义变量都检查不出来。

而且 vim-go 好 chatty,连跳转到定义都要用显眼的颜色来报告一下成功了……安静真的很珍贵的说。

:GoDoc 我还不会用,因为它报错了:

vim-go: gogetdoc: couldn't get package for .../t.go: can't find package containing .../t.go^@

写 Go 的时候,特别是调试的时候,加句fmt.Printf得记得修改 import,不需要了还得再去删掉才能通过编译……Go 编译是快了,但是处理未使用变量比等待编译结束更令人心烦啊。

有了 goimports 这个命令之后,不需要在开发过程中反复手动修改导入的包列表了。它可以自动添加和删除 import。不过 vim-go 并没有提供在保存时自动调用的支持,所以我就自己动手了。

首先禁用掉它自己的自动格式化:

let g:go_fmt_autosave = 0

然后,是我自己设置的自动命令:

if !exists('#GoImports') && executable("goimports")
  augroup GoImports
    au!
    autocmd BufWrite *.go silent call s:GoImports()
  augroup END
endif

function! s:GoImports()
  let pos = getpos('.')
  let na = line('$')
  %!goimports
  if v:shell_error
    undo
  endif
  let nb = line('$')
  let pos[1] = pos[1] + nb - na
  call setpos('.', pos)
endfunction

还有待提高(比如 undo 的处理),但至少能用。

Category: Vim | Tags: vim go Git
2
28
2017
11

如果重回到学生时代,我想这样做

试题太多了做不完就挑喜欢的做。自习没意思就去图书馆里借书看。累了就休息,困了就睡觉。

老师要是有意见,就告诉TA,你别管我这么多,反正考试的时候给你拿年级前五。要是还不同意,每次考试时就这么干:

所有单选题,一律选正确答案后边那项。多选择题该全选的就选A,否则就只选错误的部分。数值填空题就把正确值加一再填上,解答题就只写上答案,然后解释说太困了就不写过程了,或者手写作业写酸了过程就省掉了。英文填空就填反义词。没反义词的就随便找个押韵的词填上好了。作文当然向现在网传的各种高考零分作文看齐。要不就写社论。社论太敏感就写相对论,或者总结一下微积分啊抽象代数啥的,也可以教教阅卷老师编程。

当然抗议完了,有意思的东西还是照学不误。除了高考这样的考试,分数都是老师家长的,但知识和思考能力是自己的。反正推掉了那么一大堆重复的试题,自己有的是时间把那么点儿知识学得融会贯通嘛。当然在此之前,要对自己好点,该吃就吃,慢慢吃,要吃得健康。到点就睡觉,休息好,精神爽,身体棒,才能够好好地生活。


我的学生时代,父母听信了 CCTV 和学校老师的谎言,为虎作伥,编织了一个美丽的谎言。在那时候,没有人关心我的感受,关注我的将来、我的命运。那是一个充满敌意的世界。那是一段灰暗无光的童年与青春。直到结束了他们制定的行程,走入社会多年,我才发现,那个美丽的未来不过是个谎言,是牢笼的围栏,也是那个充满敌意的世界里虚构的天堂。


To be who you are and become what you are capable of is the only goal worth living. —Alvin Ailey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生活 教育
2
25
2017
17

中键的功能

鼠标中键,就是左键和右键之间的那个键啦。常见的鼠标上它在滚轮上。所以你知道了,滚轮是可以往下按的哦。如果是触摸板并且没有中键的话,可以配置双指点击来作为中键使用的(synclient ClickFinger2=3)。

中键具有以下好用的功能哦~(括号里是适用的场景)

  • 粘贴选择区,不用按复制和粘贴的快捷键了~不过选择区的寿命通常比较短,只适合快速的粘贴操作。另见 X Window 中的剪贴板一文。(Linux 桌面、macOS 终端、gpm)
  • 在后台新标签页打开链接(火狐、Google Chrome 等浏览器都支持)
  • 关闭标签页(基本上也是用于网页浏览器。我自己的 GVim 也支持)
  • 定位滚动条,可以快速地定位到开头、结尾,或者之前的位置。不需要拖来拖去的麻烦。可惜 GTK 3 里这个功能不好用的了。(GTK 2、Qt)
  • 移动画布(GIMP、Inkscape 等作图软件、GNOME 的文档查看器 Evince)

这只是比较通用的功能。我的 Awesome 还配置了使用中键关闭窗口呢(「关闭标签页」语义的扩展)。火狐的一些菜单项也支持中键点击,比如书签菜单,右键的「查看图像」菜单,比如前进/后退按钮,以及在它上边点击右键出来的历史记录项目。

总结一下中键的语义:

  • 在可以粘贴的地方,粘贴
  • 在打开对象时,打开新对象而不取代已有者
  • 在打开的对象本身上时,关闭之
  • 在可定位对象上,移动之
Category: Linux | Tags: linux X Window X window

部分静态文件存储由又拍云存储提供。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